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承鼎视听感思录

赏山水之胜,而放浪形骸

 
 
 

日志

 
 

法槌敲响和谐与公正——记广东佛山市黄学军  

2007-11-02 21:5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华网广州7月10日电(记者 张严平、赖雨晨)在她37岁的人生履历上,已经做了10年法官,审理了2000多起民事案件,无一发回重审,无一超审限,无一错案。她的光彩远不止于此,在重大疑难案件中,在法律还没有明确规定或现实里还没有先例的案件中,在法、理、情错综复杂纠于一身的案件中,她锲而不舍地追寻的永远是法的真义,让“和谐、公平、公正”这一法的精神在每一个个案中闪烁出永恒、圣洁的光芒。

    她就是中国十大杰出法官之一、广东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黄学军。

同命同价——给农民工真正意义上的平等

    2004年12月17日对于在佛山打工的广西农民工小陈和湖南农民工小王来说,是一个黑暗的日子,他们在一起交通事故中不幸身亡。一审法院按照长期以来“城乡二元”体制形成下的惯例,依据农村户口的标准,各判决死亡赔偿金8万多元,这个数字是具有佛山市户口的城镇居民赔偿金的三分之一。

    两位死者的家人提起上诉。当他们找到当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张翊时,这位律师对此案基本不抱希望,原因有三:其一,一审判决结果是当时全国法院普遍做法,难以说它有什么不当;其二,类似案件他也代理过,但从来没有赢过;其三,在这之前,虽然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曾有过一个意见,明确“受害人的户口在农村,但发生交通事故时,已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且有固定收入的,在计算赔偿数额时按城镇居民的标准对待”,但不说全省法院还没这样判过,仅举证到什么程度才符合规定,作为律师也难以把握。张翊坦言对死者的家属说:“你们的官司赢的把握不大,因为没有胜诉的先例。”

    官司开庭,担任这一案件审理的法官是黄学军。

    法庭上,原告方提供了作为农民工在现实社会条件下所仅仅能够提供的工厂证明信及暂住证,被告律师极力表达这一切都不足以证明事实。

    望着坐在法官席上瘦小而安静的黄学军,原告律师张翊做出了自己的分析:维持原判,不但简单,也完全是依法办案;但如果改判,就要把以前的做法推翻,要赔偿的人多出两倍的钱,这样他们肯定难服,法官必定要承担风险;而且,如果要按农村户口享受“市民待遇”改判过来,法官不仅要吃透法律精神,更要有善于体察民情的爱心和敢于追求公平正义的勇气,黄法官有这样的勇气和魄力吗?

    张翊和当事人都做好了此案件将极其艰难而漫长的心理准备。

    他们没有想到,开庭后第三天,黄学军法官便做出了终审判决:认定被告方提供的暂住证、工厂证明等证据与法庭调查的相关旁证相互印证,可以证明死者在城里工作一年以上,故死亡赔偿金按佛山居民标准计算,每人由8万多元改判为24万多元。

    法庭为之震撼!

    前来旁听的十几位农民工欣喜若狂,他们当场从口袋里掏出10元、5元的一堆票子,大声喊着:“我们赢了!我们要请黄法官吃饭,到佛山最好的大排档去吃!”

    从不拿当事人一草一木、不动当事人一匙一筷的黄学军,最终没能让这些激动的农民工如愿。但在死者亲属给法院写的感谢信上,在佛山打工的一位又一位农民工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重重地按下了手印。此案死者家属的委托人、农民工陈寅基说:“在很多人眼里,农民、农民工都低人一等,这个判决给我们农民一个好大的面子,它消除了对农民的歧视,给进城农民真正意义上的平等!”

    当公正彰显出它高贵的品格与力量,便足以折服人心。宣判后,被告方7名当事人全部服判,两位死者的家属很快拿到了全部赔偿金。

    这个“开先河”的案子震动了佛山,乃至震动了广东。原告的律师张翊说:“我敬佩黄法官,在一个关键的时间点,她的判决推动了国家法制的进步。”

    我们问黄学军,你当时怎么就敢那样判?她带着一丝腼腆声音不高地说:“作为一个法官,我追求的不仅仅是法律程序的公正,我更追求事实的公正。公平正义是法律的灵魂,也是一个法官一生都应该追寻的最高境界!”

快审快判——让法律阳光尽快“疗伤”

    在法院审理的案件中,有不少工伤案,在打官司的过程中,常常因为案子反反复复、一拖再拖,致使伤者不能快速地拿到赔偿金,而饱受身体与心理的双重痛苦。黄学军在这一类案子中特别注重司法高效。

    2004年7月6日,年过40岁的江西农民刘小妹和丈夫一起来广东佛山打工,她在一家五金制品厂找了一份勤杂工的活。仅仅两个月,祸从天降,一天下午,她在工作中,左手突然被滚压机卷了进去,等工友们把她的手臂拉出来时,整个左手臂只剩下一点皮连着骨头,在医院住了两个月零四天,被鉴定为六级伤残。出院后,老板看她左手已经残废,便把她“炒”了,除了住院费以外,没有再给她一分钱。

    刘小妹决定讨个公道。没想到,这一讨就是两年。从工伤认定到鉴定劳动能力,从申请劳动仲裁到上法院打官司,老板每一步都躲,每一步都拖,好不容易熬了近两年,仲裁委员会让厂方赔偿伤者5万多元钱,可老板却向法院起诉,把刘小妹告上了法庭,一审判决要他赔偿,他又到佛山中级法院上诉。

    那些日子,刘小妹天天以泪洗面。她没了工作,一家人全靠丈夫一个月几百元钱的工资度日,家里的孩子要上学,这边要跑来跑去打官司,身上常常没有一分钱。到年底,别人打工挣了钱都回家过年,可她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年三十晚上,只有她和丈夫在冰冷的工棚里,一张凳子当桌子,上面只有两碗菜,听着外面的鞭炮声,看着自己残疾的手,她几乎痛不欲生。一连两个春节,她都是这样过来的,她不知道,这样的折磨还要有多久。

    2006年9月6日,这一案件二审开庭。律师小声告诉刘小妹,主审这个案子的黄法官是全国优秀法官。刘小妹直直地瞅着法官席上那位比自己年轻许多、文文静静的女子,心中升起了一丝希望。

    法庭经过双方陈述、辩论之后,黄学军根据法律条款反复陈述了工伤事故应依法赔偿的道理,对原告的种种“理由”给予了有理有节的否定。休庭间隙,黄学军走到刘小妹的面前,抬起她伤残的左臂,用手轻轻地抚按着,不时地问:“痛不痛?关节能不能动?……”那一刻,刘小妹哭了。她受伤的手臂又黑又肿,七扭八歪,不成人样,别说别人,连她自己都不愿多看一眼,更没有人摸过,可黄法官却这般待她。她没想到,天底下还有这样的法官!

    走出法庭,律师对刘小妹说,官司有希望,估计一两个月会有结果,耐心等吧。

    让刘小妹喜出望外的是,第3天上午,她就拿到了判决书。更没有想到,两个月后,她又真的拿到了全部赔偿款。领钱的时候,律师告诉她:黄法官特别关心你的案子,担心工厂倒了老板跑了,两次打电话,催一审法院抓紧执行,说今年春节,一定要让刘小妹回家过年。

    常言说,法律无情。但执法的人却是有情的,对于一个女性法官,这个情或许来得更敏感更细腻。我们问黄学军,对弱势群体的特别同情会不会影响你的判决?她坚定而自信地说:“不会。我作为一名法官,必须依照法律,坚持公平公正,绝不能因为同情而影响判决。依法维权才是对弱者最好的同情。在类似刘小妹这样的案件中,提高司法效率,让公正的结果尽快发挥其应有的价值,让法律的阳光尽早褪去被伤害的痛苦,是一个法官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

苦口婆心——让调解成为实现公正的一片新的蓝天

 2005年10月佛山中院审判楼前一片骚动,高位瘫痪、泪流满面的江西籍女子李敏(化名),被年过六旬的父亲用轮椅推进了审判庭。

 3年前的一天深夜,在佛山一家饭店做服务员的李敏,骑摩托车下班回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下肢瘫痪。车祸发生后,饭店老板陆续承担了一些医疗费,后来就没有再支付任何费用。李敏是一个单亲妈妈,有一个12岁的孩子需要抚养,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于是,她到法院起诉,要求饭店承担赔偿责任。由于李敏的诉讼已经超过了劳动仲裁申诉时效,一审法院驳回了其起诉。李敏又上诉至佛山中级法院。

 维持一审裁定,对黄学军来说是最简单也是最快捷的处理办法,可一想到年纪轻轻就坐在轮椅上、生活艰难的上诉人,想到她那老泪纵横、为了数额不大的赔偿金到处奔走“讨说法”的老父亲,黄学军的心里怎么也不能平静。她想:我不能无视当事人的苦楚,以简单的法律条文为由,拒绝当事人的求助;不能无视社会的不和谐因素,简单结案了事。于是,她决定化解这起纠纷。

 当天晚上,黄学军拨通了饭店老板的电话,可是话没说完,就遭到了老板的拒绝:“我在法律上已没有任何义务……”面对拒绝,黄学军不温不火,柔中带刚地说:“从法律的角度看,李敏可能是得不到法律的救济了。可是从道义的角度讲,她毕竟为你工作了这么久,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和健康,之前你付了医药费,说明你有同情心,责任感,是一个有血性的男人。所以我才来给你打电话。一个弱女子到了这样的地步,她的未来谁买单?还有一个要上学的孩子,请你好好想想!”

 第二天,事情让黄学军更为头痛。一大早,李敏就让家人把她推到饭店门口,见人就哭诉,搞得不少人围观,想去饭店的客人全给吓跑了。黄学军得到消息,立刻赶到饭店,看着悲痛欲绝的李敏,她蹲下身来,先帮她整一整凌乱的头发,又握着她的手说:“你的苦楚我知道,可是这样做对大家都不好。你也是很有自尊很有骨气的人,但不能只考虑自己,请相信法院,请相信我!”

 送走李敏,黄学军找到正在火头上破口大骂的饭店老板,对他说:“和气生财,生意人最在乎这个。今天的事情我们大家都不愿发生,如果李敏不是走投无路,她也绝对不会出此下策,人心都是肉长的……”看着黄学军额头上的汗水,老板没有再辩白,无言地点了点头。

 第3天晚上8点半,黄学军下班后匆匆到旅店看完李敏,又和庭长一起找到饭店老板,依然是苦口婆心。老板从不愿出钱到终于答应给一万元,再从一万元到两万元。晚上11点,饭店老板最终说出了心里的话:“我的律师对我说了,本来这个案子依照法律可以维持原判,你们跟李敏一不沾亲二不带故,法槌一敲省了多少麻烦。可你们没日没夜地跑来跑去,不就是为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为了社会的和谐。黄法官,你们也不容易,我赔3万!”

 当黄学军把3万元赔偿金交到李敏的手中时,李敏的老父亲又一次哭了:“老天有眼,我们有幸碰到了你们这样的法官,你们给了我女儿一条活路!”

 法槌一次次在黄学军的手中敲响。“一槌千钧,法在人心”,法槌敲响的次数越多,黄学军感觉身上的担子就越重。这位有着水一样柔情、钢一般意志的女法官对人生不舍地追求就是,诠释公平,匡扶正义,让手中的法槌,永远敲响正义之声、和谐之音。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