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承鼎视听感思录

赏山水之胜,而放浪形骸

 
 
 

日志

 
 

评论:学术能"大跃进"吗?  

2007-11-04 20:07: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发表于2002年2月)

    马年伊始,北京大学教授王铭铭"抄袭事件"把早已为中国学界痛心疾首的"学术腐败"问题再次触目惊心地横陈的世人面前。

    中国第一家"学术批评网"的创办人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杨玉圣对记者说:"'王铭铭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学术腐败'如今已是无孔不入。"他列举了其主要表现:

    --- 低水平重复。以高校教材、教参最为显著,一个学科的教科书可以有内容相差无几的几十个版本。

    --- 粗制滥造。这以形形色色的辞书最有代表性,内容颠来倒去,种类五花八门。

    --- 泡沫学术。有的中青年人动不动就号称出了三四十种书,发了二三百篇甚至三四百篇论文,这些靠
东凑西拼毫无建树、或者是剽窃来的所谓学术论文、专著,大都是学术垃圾。

    --- 假冒伪劣。许多院校的人,为了评高级职称,托人情、拉关系,甚至花钱雇人写文章。山东某大学社科系有一位想评博导的人,拿别人在《光明日报》上发的文章,挂上自己的大名,复印多份,差一点弄假成真。

    --- 抄袭剽窃。这已是学界最大的公害,有人称之为"学术蝗祸",泛滥之势,已近法不治众。'王铭铭事件'出来后,校园里对此表示同情并以为此事不值一提的人大有人在。杨玉圣说:"90年代以来,此类丑闻不绝,大有越演越烈之势,至今全国重点高校已无一幸免。"

    "学术腐败",生了即打,打了又生,愈生愈旺,根源在哪?

    在"王铭铭事件"沸沸扬扬之后,中国学术界人士痛定思痛,进入了理性而深刻地思索。记者近日采访到多位学者,他们一致认为,"学术腐败"毫无疑问与学术队伍的本身素质有关,个人道德修养与自我约束的"滑坡"是导致这一腐败的内在根本原因。但是,同时不容回避的是,学术界一段时间以来的浮躁、浮夸的"大跃进"式的风气,亦是导致"学术腐败"和不良学风的重要外部原因。

    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所教授葛剑雄认为,尽管学界和教育界一些有识之士早已意识到了关于中国学术发展的主观愿望和客观可能之间的矛盾所产生的问题的严重性,但大多数人却没有正视它。由于浮躁、浮夸的"大跃进"式的主观愿望不仅满足了现实的需要,也造成了大批既得与将得利益者,所以在明知做不到的情况下也会搞得轰轰烈烈。在这中潮流面前,能不受影响的人不是绝无仅有,也只能是凤毛麟角。在这种情况下,学术界的风气如何端正得了。

    近几年来,众多大专院校的大门口换牌子算是一道风景了。专科都要升学院,学院都要改大学,改了大学还要办综合型,一所大学中又要设置大量的学院、研究院、中心。葛剑雄说,本来这些都是教育事业发展的自然结果,现在却恨不得一天做成,甚至根本不必做什么,只要换块牌子。只是短期内出不了如此多的人才,而表面的标准又不便降低,注水拔高,甚至弄虚作假就在所难免了。

    博士学位和硕士学位授予点、博士生和硕士生导师的资格评定,曾是国务院学科委员会学科评议组的专利,以后逐步下放,如今出了博士学位授予点外,其余都能由重点大学或地方教委自行评定了。葛剑雄认为,这些本来都是研究生教学事业发展的正常趋势,授予点和导师资格也只是一种工作安排,但实际上早已成为一个单位、一个地区水平高低、实力强弱的指标,成为一种新的职称,连学科评议组成员的身份也成了招聘人才时的一项条件。于是"实现博士点、硕士点零的突破"、增加多少博士点的目标进入了党政领导的计划和人大、政协的提案。

    我们还是一个高等教育相当落户的国家,但这些年来我们教授数量的增长之快却是许多发达国家望尘莫及的。葛剑雄分析道,由于实际上已成为终身制的职称亦是各种待遇的同义词,一旦教授到手,工资、住房、津贴、医疗、甚至各种领导岗位都可以随之而来,职称自然成为大学教师资力的标准,并成为校外个式人等追逐的目标,上至省部党政要人、大企业经理厂长,下至乡镇官员、青年职员,无不争过学历的独木桥,学术之外的因素大量介入职称评定,即使职称的学术价值和社会地位贬值,也助长了不良学风的蔓延。
据说是为了提高科研水平,目前无论何种高校晋升职称时一律强调要有论文和研究著作,受此推导,甚至已有要求幼儿园老师评职称时必须提交学术论文之事,令人啼笑皆非。北京大学教授陈平原提出,学界同样存在"生态平衡"问题,必须"退耕还林(草)"。学校的主要功能是传授知识,能有创造性的研究成果当然更好,但不能成为硬性指标。研究性大学的教授必须有专业著作,至于社区学院或专科学校的教师,则应该主要考核其教学效果。不同类型的学校分流发展,对于教师也应该有不同的要求。如今一刀切,全部要求论文及著述,是不合适的。杨玉圣说,这种"全民搞学术"的做法违背了科学的发展规律,最后结果只能像50年代大炼钢铁那样,出一堆废品。

    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普遍的急于求成,追求短期效应;学术评价中的量化管理等等,都已为学界越来越深地感受到它们的弊端。

    许多学界人士感到,面对学术界的不良学风和腐败现象,大家在痛心疾首的同时,往往会感到无能为力,或者言行不一,刚才还在斥责某种行为为学术腐败,现在却要如法炮制。葛剑雄说,如果我们能实事求是地估价我们的学术界和教育界现有的水平和发展潜力,去掉浮躁浮夸的心态,不要急于求成,不搞学术"大跃进",讲求实效,至少能为学风的端正和学术腐败的消除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

    中国有句老话,欲速则不达。事物的发展是有其自身规律的,特别是学术的发展和学术人才的培养,它们有一个积累渐进的过程,绝不是靠大干快上而能"大跃进"的。相反,只有实事求是、脚踏实地、不尚虚名、埋头苦干,才最终能把中国的学术引向真正的发展与繁荣。(记者 张严平)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