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承鼎视听感思录

赏山水之胜,而放浪形骸

 
 
 

日志

 
 

[万铁路、沪蓉西高速公路踏访记](7)“地心”里的从容  

2007-10-25 21:0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戴上安全帽,登上梭矿车,10月8日一早,记者一行进入宜万铁路野三关“地下宫殿”探访。

“呜———呜———”开车的师傅用力吹响哨子,梭矿车以每小时5公里的速度“哐啷哐啷”着前行。

站在高山之巅,俯视掩藏山涧的野三关隧道工地时,我们曾诧异于它的波澜不惊,这座13.8公里、宜万全线最长的隧道,怎没有想象中战天斗地的壮观场景?

车进隧道才恍然大悟,这是一场现代“地道战”,宏大与辉煌全隐蔽在“地心”深处。

好一座精美的“地下宫殿”:高11米、宽7米多的隧道正洞已修了3500米,衬砌平整光滑,在黄色灯光的照射下,尽显大气恢宏。

4根直径1.5米的通风管,犹如4条巨龙,随着隧道向前延伸吹风,我们说话的声音完全淹没在鼓风机巨大的运转声里。“隧道掘进到哪,风就送到哪。”负责隧道建设的中铁隧道局宜万指挥部党工委书记包秀峰扯着嗓子告诉我们:“它们每分钟能送进3000立方米的清风。”进入到主洞2000米时,梭矿车右拐转进隧道平导。平导与主洞平行,已开掘4300米,平导里已挖通了11个通道口,每道口子都可以进入主洞施工。

乘车40分钟后,我们来到了平导的开挖面———掌子面。

穿着雨衣的工人们手持风枪,正在脚手架上下打爆破眼,山体里的水哗啦啦直往下喷,然后顺着挖好的水槽排向洞外,最多时一天要排3000立方米。“这水算小的!”也许是察觉出我们眼神里的担心,包秀峰轻松笑笑,仿佛一切都在他们掌控中。他甚至调侃说,“瞧,我们都穿皮鞋上班,施工环境没你们想象中那么艰难。”

在掌子面作业的四川安岳劳务工吴应兵印证了包秀峰的说法:“我们每班完成两个爆破过程,安全有保障,身体吃得消。”

暗河、溶洞、涌水、断层,这条13.8公里长隧道其实也遭遇过不少艰险,建设者们却让它们尽付笑谈里,没有丝毫张扬。

宜万线过巴东境内37公里,沿线山峦重重,峡谷深深,将来通车后,只有2.16公里的地方人们看得见火车,其他时候,火车全在大山深处的隧道里穿行。恩施州铁路办提供的这一数字,更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宜万线令人胆寒的艰难。

再看看野三关隧道建设者的从容,实在出乎意料。或许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是新装备让他们拥有笑傲群山的资本,是高科技让他们对未来、对自己充满信心。“我国铁路建设发展至今,跨越了4个发展阶段: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手持钢钎修成昆铁路,那时没技术缺人才;八十年代修京广复线引进外国装载机,开始机械化施工;九十年代,我们引进硬岩钻机和盾构机,实现第三次跨越;而今,我们自己就能生产盾构机,还能根据工程需要,干什么样的活就生产什么样的设备。工程再难也难不倒我们了。”中铁隧道局宜万指挥部副指挥张福清言语中流露自豪。如今,隧洞前方隐藏着什么陷阱?是否会有突水突泥?无需工人们再用生命去冒险,用超前地质钻探设备先探探路,它一次可以探明前方60米至100米的地质状况,分分钟就明朗了,建设者可以未雨绸缪,周全应对。

“我们这里不主张冒险和蛮干,甚至也不主张英雄壮举。”包秀峰语出惊人。原来,他们实行了严格的项目管理制,每人每天钻几个眼,爆破时每个孔装多少药,都是按规定设计好的,谁也不能逞一时之勇。

一切都那么井然有序,一切都那么从容镇定,一切都那么轻车熟路。野山关铁路隧道建设者没有感人至深的英雄壮举,甚至还有些平常无奇。

这正是现代建设传奇的另一种注脚。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