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承鼎视听感思录

赏山水之胜,而放浪形骸

 
 
 

日志

 
 

赤子花,心中的花——记优秀军转干部林强   

2007-10-26 17:5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华网成都7月29日电(张严平、刘永华、刘大江)7月里,高原的阳光像火一样烧烤着,他又渴又累,几身大汗之后,有些脱水,粗壮的身躯缓慢地移动着,一头长发被山风吹起。

    今年53岁的林强已经是第10次踏上这条险峻的山路了。仅有1米多宽的沙石路,以60度的陡坡盘旋在平均落差2000米高的山岩间,路的另一边是深不见底的峡谷。

    有风吹来,一片黄色的小花在崖壁间摇曳着。蓦然,他停住了脚步。

    呵,赤子花!2年多前,他第一次只身闯入这片大山时,这花儿一路伴他前行,可他并没在意。然而当他返回时,心,竟再也放不下它。

    是谁,牵动了他的心?

    是花儿尽头的地方——

    一片美丽与忧伤交织的土地,一个与世隔绝了近半个世纪的“麻风村”。

当鲜艳的五星红旗缓缓升起在学校的上空、升起在阿布洛哈村的上空时,每一个男人、女人,老人、孩子都静穆了,他们仰望着,久久地仰望着……

    阿布洛哈村位于四川省凉山州布拖县乌依乡境内,人称“麻风村”。

    麻风病在凉山彝族百姓居住的高寒山区,一直被视为“风吹来的魔鬼”。这种上个世纪50年代肆虐一时的传染病,以皮肤溃烂、毛发脱落、五官变形、手脚残缺等症状,令人谈“麻”色变,被称为“世纪瘟疫”。

    凉山彝族山区历史上对待麻风病人十分残酷,轻者逐出乡土,赶进深山老林;重者用火烧死、活埋或淹死。直到1963年,当地政府把麻风病人集中到一起治疗,形成了后来的阿布洛哈村。它坐落在大峡谷中,三面靠山,一面临河。

    40多年来,党和政府竭尽全力,使麻风病在中国得到有效控制,阿布洛哈村的患者早已全部治愈。但是,由于社会无法消除的“恐麻”心理,这种疾病留给他们的终身残疾,使他们难以为外界接受,只好别无选择地永远留下来,过着自给自足、自我繁衍的原始生活。“麻风村”渐渐成了与世隔绝、被人遗忘的角落。

    2003年夏天,担任担任四川省教育厅体育卫生艺术处处长的林强到凉山布拖县出差,偶尔听当地人说起乌依乡有个“麻风村”,他很想去看一看。没想到,一连找了几个人都不敢带路,第二年他又来,还是没人敢带路,直到2005年3月,被他的“恒心”所感动,当地一个勇敢者带着他,闯入了这个令人不敢涉足的世界。

    初春,山谷中万物竞发。当林强第一次对视那一双双惊奇、羞涩而又纯情的目光,当他第一次看到曾经的麻风病患者残缺的四肢、塌陷的面孔,当他第一次接过一位老人递过来的仔仔细细保存了几十年、盖着政府大红印章的“康复证”,当他第一次抱起曾经的麻风病人的后代——一个健康美丽而神情迷离的孩子,他泪流满面。

    这一天,林强没有按计划返回,他住了下来,挨家挨门走访了全村63户、184位村民,其中麻风病康复者有46人。这个封闭贫穷的小村子至今还实行人民公社制,分配以工分计算,生活来源主要靠在山坡上开挖出来的500多亩贫瘠的土地,主要劳动力一天的工分是4角6分钱。

    林强痛心的不仅仅是这里的贫穷,更让他难过的是,他发现全村基本上没有一个识字的人,村里的第二代身体健康强壮,小伙子个个能背着200斤重的东西在山路上跑,但都是文盲;第三代孩子可爱如山野里的花儿,但他们却像荒草一样重复着他们父辈的生活。

    晚上,林强躺在村保管室的一堆玉米棒上,久久不能入睡。

 林强曾是一名优秀的军人,在部队里入了党。当年,作为成都军区政治部的一名干部,他打破过全军田径十项全能纪录,受到过徐向前元帅的接见。脱下军装已经多年了,但他血脉里依旧流淌着军人的情愫,除了勇敢、坚强和不屈,还有一种对五星红旗之下的江河、山川、土地以及土地上的人民深厚的挚爱。眼前,这个小小的“麻风村”让他心疼。

    “既然遇上了他们,我就有责任和义务帮助他们。要为他们建一所小学,孩子们只有插上知识的翅膀,他们才能飞出大山,改变命运,融入社会的大家庭。”林强说。

    4天之后,林强走了,留下了身上所能留下的全部东西。

    他直奔布拖县政府和县教育局,高大粗壮的汉子说到动情处掉下眼泪。人心相通,几天后传来消息,县政府决定从极为紧张的财政中拨款20万元,在“麻风村”建立希望小学。

    2005年9月15日,是“麻风村”最快乐的日子,这个村历史上第一所学校——林川希望小学开学了。学校只有一个班,34名孩子,从7岁到17岁——他们是村子里全部学龄少年,一个都不少。

    这一天,整个村子像欢庆盛大的节日,杀牛杀猪,每家每户都分到了肉、大米饭和土豆。大人们聚集在学校的周围,看着自己的孩子走进学校,眼睛里笑出了泪。

    这一天,被布拖县教育局聘为林川小学名誉校长的林强,带着他的3万元稿费和朋友资助的价值7万多元的物品来到村子。他亲手为每一个学生背上新书包,书包里装着水彩笔、铅笔和图书。他同时还带来了一面国旗。当鲜艳的五星红旗缓缓升起在学校的上空、升起在阿布洛哈村的上空时,每一个男人、女人,老人、孩子都静穆了,他们仰望着,久久地仰望着……

    这之后的日子里,学校成了“麻风村”的政治文化中心。上课的时候,村里的大人们时常静静地坐在学校周围,听孩子们读书,有时会走进教室,坐在孩子们中间,感受那一份快乐。

    林强要操心的事很多。县上派来的两名代课老师按当地规定,每个月只有200元工资,他决定自己来承担两位老师每月各800元钱的补助。34个孩子读书期间的午餐也由他出资解决,孩子们每顿午餐吃到的大米饭和酸菜汤,是全村最好的让大人们羡慕的伙食。他还组织村民为孩子们修建了体育场,里面有单杠、吊环、秋千、跷跷板等。

    每天清晨,太阳刚刚出山,“麻风村”一间间低矮、灰暗的茅屋里就会蹦出一个个带着鲜艳的红领巾、背着五颜六色的花书包、飞扬着灿烂笑脸的孩子,向村头的小学走去。

    学校,给“麻风村”的孩子们开启了一扇通往新生活的大门。

    “感谢党培养的好人林伯伯,我们能上学了!”还没有学会写字的孩子们,托老师把这句心里话写在了高高的山崖上。

发电机在峡谷中轰鸣,当电灯被点亮的那一刻,全村的人们都欢呼起来,人们围着这个看过去比月亮还明亮的奇怪的玻璃瓶,很晚很晚不肯离去

    自从进了“麻风村”,林强在成都的日子开始变得不平静了。走在宽敞整洁的马路上,他会想起通往村子里的那条艰难惊险的“鸟道”;望着一幢幢高大漂亮的住宅,他会想起村子里那一间间矮小的茅草房,他脑海中常常浮现出“麻风村”人的身影,有时做梦也梦见与他们在一起。

    一颗有了牵挂的心,就像一个有了家的人,千里万里终究放不下那份情感和责任。

    林强对妻子说:“我舍不下那里。”

    相知半生的妻子答:“去吧,只要你快乐。”

    于是,林强利用一切假期或出差的机会一趟一趟往600公里以外的“麻风村”跑。每次去,他都要买上一批山里人需要的常用药和一些生活用品,口袋里总要揣上五六千块钱,村里的每一户人家几乎都得到过他的帮助。

 有一位叫阿聪尔聪的孤寡老人,由于患麻风病,两只手全都烂掉,一个人住在四面通风的窝棚里。林强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穷得连一件褂子也没有,光着上身,林强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他穿上,老人感激得直抹泪。他告诉林强,他5岁那年,舅舅得了麻风病,全村人凑钱买了一头牛杀了,给舅舅吃了3天的牛肉,3天后用那张牛皮把舅舅包起来活埋了。

    老人说,他后来也得了麻风病,可赶上共产党领导的好时光,治好了病,活到今天。他打心眼里感谢党和政府。这位淳朴、善良、乐观的老人深深感动着林强。每一次来,他都去看看老人;每一次离开,老人都会站在山坡上挥动着没有手的肘臂向他告别。

    林强的到来,让这位老人一天比一天开心。有一次他对村长说,他夜里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有了新房,结了婚,有了儿子。

    这话传到林强的耳朵里,他高兴了好一阵。一辈子没结过婚、没沾过女人、没有亲人的阿聪尔聪,开始对生活有了渴望。

    他对村长说:“给阿聪尔聪盖间新房吧,费用我来承担。”

    3个月后,林强又一次来到“麻风村”时,阿聪尔聪已经住进了用土坯、草秸、石块盖起的新房子,还养了一头猪。他欢喜地说:“日子不用愁了!”林强很高兴,盘算着下次再来要给老人带个手电筒,他年纪大了,视力不好,夜里走道用得上。

    林强又来了,却一直没看到阿聪尔聪的身影,村里人悲伤地告诉他,一个月前,阿聪尔聪因走夜路从山崖上掉下去摔死了。

    林强心痛如绞,大声喊着:“不可能!绝不可能!我们说好要再见面的啊!”他拿着带给老人的两只手电筒和一双胶鞋,来到老人的房前,把东西轻轻地放在门口,流着泪说:“阿聪大叔,我来晚了!如果早一个月把手电筒给你带来,你就不会摔下山去。我现在把手电筒放在门前,希望它能在另外一个世界为你照亮……”

    内心悲痛的林强再一次进村,带来了2万元修路钱,他对村长说:“一定要把路加宽,这条路你们不能走一辈子!”

    山路加宽了。尽管对外面人来说,它依然艰难险峻,但对“麻风村”的人来说,已是了不起的改善。

    2006年夏天,凉山州遭遇特大旱灾,远在成都的林强寝食不安。当他得知“麻风村”因旱灾粮食严重减产,到年底就会断粮的消息,立刻从银行里取出1万元钱,买了4000多公斤大米,并与妻子商量,决定把家里的一部VCD和一台彩电也搭车带给“麻风村”。

    林强性格内向,不事张扬,他为“麻风村”做的事从没给单位讲过,只有身边的一些朋友知道。朋友们及朋友的朋友一传十,十传百,纷纷解囊相助,捐出了1万多册图书和100多套衣服;成都万科公司送来了一台5000瓦的发电机,希望为“麻风村”带来光明;一位朋友半夜敲开林强的门,搬来了满满一纸箱上等的巧克力,要让“麻风村”的孩子们尝一尝。

    所有的东西都运进了“麻风村”。

    林强至今不能忘记,乡亲们领大米时那个喜极而泣的场面。一位60多岁的老人拉着他的手含着泪说:“你就是我的爸爸、妈妈!”

    林强至今不能忘记,那天晚上,发电机在峡谷中轰鸣,当电灯被点亮的那一刻,全村的人都欢呼起来,人们围着这个看过去比月亮还明亮的奇怪的玻璃瓶,很晚很晚不肯离去。

    林强至今不能忘记,孩子们吃巧克力时那种安静、沉醉的神情,似乎正在做一个美梦。

    林强对孩子、对全村的人说:“不是我一个人在关心你们,还有很多很多的好人在关心你们,党和政府及全社会都将越来越多地关心你们。你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

    “麻风村”的大人和孩子们幸福地笑了。

    村里请人在高耸的青石崖上写下了大大的字:“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共产党万岁!”

 每当我在这片大峡谷中迎来一个个日出的时候,每当我同这些坚韧、勇敢、善良、纯情的人们接触和交往的时候,就会感受到一种召唤……

    一颗种子播下,它将生长出一片春天,这是种子的幸福。林强对朋友说:“‘麻风村’净化了我的心灵,给予我很多很多。”

    在这里,林强是人们衷心爱戴的亲人和朋友,他每一次进村,村里总要按彝族风俗中最高的礼仪——杀牛款待他,都被他拦下。

    在这里,林强是善的化身,村民们把他的名字和他做的事写在了一面又一面山崖上,他们要让子孙后代都记住这位了不起的好人。

    走在濒临深谷的山路上,林强永远都是被人护在靠着岩壁的一边。酷暑三伏,一个小伙子一路跟着他,用老鹰羽毛扎的扇子,为他扇了4个小时的风。

    大山里的爱,是那样朴素,又是那样直抵心肺。

    林强记得那个中午,因为有些劳累,他躺在村头一块石头上休息。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他醒来时,发现身边围了一圈的孩子,谁也不说话,静静地望着他,眼神焦虑而不安。他赶紧告诉孩子:“我没事,只是走路走得累,腿有些痛。”孩子们一下子放心了,欢叫着扑上来,十几双小拳头一齐落在他的腿上。

    爱,让林强的心,飞不出这座大山,而这座大山里正在孕育的希望的种子,更让他魂牵梦萦。

    2006年的秋天,林强又一次来到“麻风村”时,正是林川希望小学建校一周年之际。他惊喜地看到,学校的34个孩子一个也没有流失,他们已经能认能写700多个汉字,能简单地运算加减乘除。如今,村里的人买头猪或卖只鸡,都会信任自豪地把孩子找来:“帮我算算!”

    孩子们还能完整地唱完国歌。清晨,在学校每天一次的升旗仪式上,林强和孩子们并肩站在五星红旗下,听着他们用稚嫩的嗓音一字一句用心用力唱出庄严的国歌,他落泪了。

    这一天,林强拿到了孩子们写给他的一大堆信。山里不通邮,孩子们一直盼着他来,把生平写下的第一封信送到他们最爱的人手上。

    晚上,他一封一封仔细地读着孩子们的信,就像是读着世界上最美的诗。

    “敬爱的林校长:你的生活好吗?你离开我一个月了,我做梦都梦见你,醒了就不见你了,我很想念你。我要听你的话,听老师的话,一定好好学习……林川小学学生:且沙扭呷”

    “亲爱的林爸爸,我是吉觉大地。你比我父母更亲,没有你,我现在还在家放羊,把1看成一根小棒,把7看成一把挖锄。你办了学校后,老师把我变成一个聪明人,我心里很高兴……”

    “林伯伯,我感谢你,我没有学习之前,眼睛就像‘黑夜’里一样,现在我能认识700个字了……你的学生:且散切呷”

    “林叔叔,我们一定好好学习,学好自己的知识,我们就变成了雄鹰,飞出大山去了……林川小学学生:吉力子日”

    …… ……

    孩子们的信中还夹着许多图画,倾吐了他们更多的用语言表达不尽的爱与梦想。有一幅题为“明天的学校”,里面有一排排宽敞明亮的教室,有一面面迎风飘扬的红旗,有整洁的马路,有盛开的鲜花,还有在蓝天自由飞翔的鸟。画面五彩斑斓,就像是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

    泪水再一次涌出来,林强心潮难已。从一件件稚气可爱、生机勃勃的文字和图画中,他看到一种新生命的萌动,这些从没有走出过大山的孩子们,开始有了向往、憧憬,有了走出大山的冲动,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激动的了。

    这个晚上,他睡得很香。

    又是一个大山的清晨。一簇簇黄色的花儿沐浴着朝霞,染遍了山崖。4年前,就是这样一个早晨,林强认识了这黄色的小花。它是这座大山里独有的花儿,看似不经意,却十分执著。3月里,山野间还是白雪皑皑,它已经鼓胀起葱绿的枝芽;11月里,山中已是银装素裹,它的花朵依然在峭壁上开放着。“麻风村”的人们称它为“赤子花”。

    花儿和人,就这样落入了林强的心中。

    此刻,他久久地望着山谷中美丽的赤子花,脑海里翻滚着久已蕴积的深情:“每当我在这片大峡谷中迎来一个个日出的时候,每当我同这些坚韧、勇敢、善良、纯情的人们接触和交往的时候,就会感受到一种召唤。对人民常怀感恩、关爱之心,应是一个共产党人一辈子永怀的深情。”

    还有什么比拥有一颗能够感受召唤的心更幸福的!

    呵,赤子花,心中的花……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