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承鼎视听感思录

赏山水之胜,而放浪形骸

 
 
 

日志

 
 

比我低一级的兄弟  

2010-09-12 09:5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我低一级的兄弟

 

在南京林业学校,我上二年级的时候,才从新生中遇到一个湖北老乡。

他的大名,是后来在一次演讲比赛中得知的,他长得高大,显得很有点狂,便记下了他叫魏文杰。

文杰比我成熟,相识不多久,便从他嘴里得知了很多男女间的事,有时文杰玩得无聊,就给我灌输一些恋爱故事,这曾经让我怀疑过他的年龄。

文杰虽然比我低一级,在老乡中,我们的感情却很深。与他交往的过程中,我们好象从来没有谈起过学业,每次见面,要不在学生食堂,要不就在打开水的路上。

也许是因为教室离食堂太远,每次临用餐的那节课,我们总不安心,一听下课的电铃声,恨不能生出翅膀,活脱脱地就象从饿牢里放出来的抢饭,个个从书包里拿出碗狂奔一通,生怕落在最后吃补下的面条。

文杰是学生会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成员,每天站在队列边维持秩序,凡有插队,必记下扣班上的学分。但却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甚至让他的同学帮我带饭。

我们就从这里有了来往。

文杰的父母是生意人,家里好象有钱。1986年那年,他们才举家迁到海南。

文杰姊妹五个,他是老幺,自然骄生惯养,养成大手大脚的毛病,往往不到月尾,家里寄给的钱便花光了。这个时候,我便借给他一二十元维持。文杰对我的回报是,家里一旦汇钱,请我吃一块大块肉,乖乖两角钱一块的肥肉片,相当于买8根油条或10碗稀饭。

就这样,没有风波,没有曲折,更没有惊涛拍岸,在平平淡淡中,文杰与我交往了三年。1990年我毕业回家时,文杰送我上火车时,哭得十分伤心,原以为泪别后,就一了此情。谁知文杰暑假后还是追我追到了保康。

那时没有手机,只有手摇的电话,我也不知文杰吃了多少苦,才找到保康,他在保康九牛爬坡下车后,一路打听,幸好我的一个亲戚在清溪河旅社上班,才收容了他,给我带信。

接他时天正热着,九牛爬坡处有一个卖西瓜的摊子,我们花1块钱买了1角6分的一个西瓜。卖西瓜的哄我,说给我挑得是一个又甜又鲜的,可到旅馆打开一看,是一个白生生的瓜,为了这个西瓜,文杰气着对我说“保康人不行”。我当时也不知是怎么搞得,当场与文杰斗上了嘴。“你说保康人不行,你来保康搞什么?”也许我这一句出口太快,文杰委屈得掉下了眼泪。

想想,从保康到南京,坐火车至少要三天二夜,而且人山人海,我每次去学校都没有坐到过位子,有一次站着站着就晕倒在地,吓得周围的人好不容易挪了一个地方让我短暂地坐下,还有一次在襄樊因为上不了火车,我吊在外面就是进不了车窗,急得我恨不得喊人家叫爹。

文杰毕竟是朋友,没与我计教,两人别了别就又鬼到一起了。他在我家停留了一月,临开学时,我的工作仍然没有着落。

一别之后,与文杰的联系就时有时无,后来中断了两年。直到两年后文杰才写了来信。文杰写到:

爱国:时光如梭,转眼已两年未见面,甚念。忆起1990年保康之旅,实在难以成眠,你父母对我的关怀我永生难忘。

请原谅我一直未给你们去信,实在是心情不好,分工很遭,回山荣农场机关,负责保安队的财务管理,与所学风牛马不相及也,于是每天上下班点个名,然后回家做生意。父母又在本场开餐馆,生意逐步兴隆,惟财源不广进——收费部门太多,苛捐杂税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很不想继续如此,却又暂时没有办法,慢慢来吧!

祝贺你高就在局办公室,好歹也有所重视,没有埋没你这个伟才,希望你能借此东风力展宏愿。我亦无他,唯赚钱为上。我们互比高低是不可能的了,根本就不在同一个跑道上,地区不同,观念也不一样,俗气些的东西也许是最实用的。在海南这个染缸里泡上几年,再高雅的东西也会俗不可耐。

很怀念鄂西山沟里的那一份清新淡雅,今后有钱,我一定找一个山沟隐居。

你父母身体可好?爱华是否还在读书?爱国成家没有?很想知道这一切。很想偕几位志同道合的同行,开上一间装潢设计室,目前这一行在海南香得发臭,可惜没本钱又找不到靠山,谈谈你的理想?

通讯地址不变,还是海南省国营山荣农场,电话请打到乐东县,让邮电局转本场。

那一年,电话实在不多,在单位打长途简直跟登天还难,我于是找到电信局的朋友,利用他们爬杆子装电话的机会,跟着爬上一根电线杆,两个线头子一卡,算通上了话。

我与文杰,想说得话很多,可多年没见无从谈起,另外,在电线杆上打电话,做贼心虚,只好互相呱嗒几句。

虽然文杰与我20年没见,但压在我箱底的信,却让我无时不想起文杰。

对于文杰问我的理想问题,我却一直没机会说给他听。

毕业20年了,理想好多都破灭了。当年的爱国,现在留下的影子很少了。受生活所迫,受性子所限,受地方所拘,爱国始终没有爬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